所有
新聞中心 NEWS
網站首頁 >> 多彩清溢 >> 甘肅敦煌之旅

甘肅敦煌之旅

日期:2019年11月18日 14:55

20199月清溢光電一年一度的全員旅遊活動正式啟動,其中一條旅遊線路選擇了今年很火的大西北景點:甘肅敦煌。在我印象裡甘肅比較偏遠落後,還嚴重缺水,到處是乾旱。出於對大西北遼闊土地的嚮往,同時為了體驗古絲綢之路的神秘,領略獨有韻味的西域風情,我們選擇甘肅敦煌之旅。

 

920日下午我們順利到達甘肅省會蘭州,第一站省博物館:甘博內形象化的絲綢之路採用先進的科學技術集光電、動畫、聲音等於一體。啟動開關,蜿蜒曲折的綿延數千里的絲綢之路就跳動起來:陣陣駝鈴、狂風肆虐……古人往來于此,促進了東西方文化、科技、軍事的交流,共同譜寫絲綢之路文明發展篇章。接著,映入眼簾的是彩陶。提及彩陶文化我們大多會想到景德鎮的“唐三彩”,而忽略了發源于甘肅的馬家窯彩陶——人類最珍貴的遠古文化,繼中原仰紹文化之後,將彩陶文化推向前所未有的新高度。馬家窯彩陶的花紋是似橢圓而非橢圓的尖形紋,而與之相對應的就是半山彩陶。看到中國旅遊標誌——“馬踏飛燕”,更是讓人靈魂震顫。

從博物館出來我們參觀了蘭州中山大橋,建於清光緒三十三年。工程由德國商人承建,共花了白銀三十萬六千餘兩。橋兩端分別築有兩座大石坊,上刻“三邊利濟”和“九曲安瀾”。橋有四墩,下用水泥鐵柱,上用石塊。弧形鋼架拱梁,是後來進行加固工程時增建的。和諸多橋樑相比,中山橋的觀賞和紀念價值似乎比交通作用更有意義。

第二天,我們一覽張掖的七彩丹霞景區,神奇如畫的丹霞地貌源自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傑作,丹霞地質構造是岩石堆積形成的,紅色砂岩經長期風化剝離和流水侵蝕,加之特殊的地質結構、氣候變化以及風力等自然環境的影響,形成孤立的山峰和陡峭的奇岩怪石,主要發育於侏羅紀至第三紀的水準或緩傾的紅色地層中,是巨厚紅色砂、礫岩層中沿垂直節理發育的各種丹霞奇峰的總稱。張掖七彩丹霞主要由紅色礫石、砂岩和泥岩組成,有明顯的乾旱、半乾旱氣候的印跡,以交錯層理、四壁陡峭、垂直節理、色彩斑斕而示奇,它是一個以自然風光為主的自然風景區,集廣東丹霞山的雄、險、奇、幽、美於一身。參觀完七彩丹霞我們直奔嘉峪關市。

次日清晨,我們來到了天下第一雄關——嘉峪關,站在關口仰視,折服于他的雄偉氣勢,感覺任何照相機拍不出這種效果。當年嘉峪關被稱為“河西咽喉”,他就橫臥在那裡,臥了數百年。遠處是連綿的祁連山脈,近處是曾經胡騎鳴啾啾的黑山頭,他不屑一顧地望著它們,仿佛天地都是為他而存在。耳畔似乎還在響徹著戰馬的嘶鳴,眼前似乎還閃動著兵器的廝殺,何等的慘烈。他仍舊半閉著雙眼,只嘴角哼了一聲:來吧!

按計劃我們出發至敦煌,大巴行駛在高速公路上,周邊是一望無際的大戈壁,汽車雖然行駛得很快,但仍感覺像是在爬行。遠處模糊的山峰上纏繞著一片片白雲,天空很藍很低,仿佛一伸手就能把他抓破,更有皚皚的白雪,越走看到的雪越多,剛開始是一小片,後來是大片,再後來,白雪覆蓋的祁連山脈一直把我們送出幾十裡。到鳴沙山月牙泉已經是下午了,天空格外湛藍,我們站在茫茫的沙漠邊,放眼望去金黃色的沙漠格外柔美,一支支駝隊踏著黃沙行進,駱駝們姿態悠然,步履從容,身後留下一串串深深的腳印,也傳出一串串清脆悅耳的銅鈴聲。大家看到駱駝特別興奮,決定要親身體驗乘坐“沙漠之舟”,經過近40分鐘的騎行,駝隊把我們帶到了更為奇特的月牙泉,在這四周沙山的環抱中,還有一汪翡翠般的清泉,登山俯視,其水面形狀酷似一彎新月,這就是沙漠中的奇跡──月牙泉。月牙泉位處眾沙山懷抱之中,經歷古今,沙填不滿,雖遇烈風而泉不為沙掩蓋,簡直不可思議。這個謎一直未有人能解開。近來根據科學家考察,認為沙丘之所以不能填蓋泉水,是因為豐富的地下潛流不斷地補充湧出,使供水量能保持平衡。

此行重點景點——莫高窟:敦煌文化藝術又稱莫高窟文化藝術,是東方世界的藝術博物館。自古漢唐以來,敦煌一直都是絲綢之路上重要的交通要塞,在這裡多種文化融匯與撞擊在一起,那些西元411世紀的壁畫與雕塑帶給我們極具震撼力的藝術感受。莫高窟是每位來敦煌旅遊的人必到之處,在我們小學課本裡也有出現莫高窟,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,每天來到這裡觀賞的人層出不窮。

當我們平安抵達熟悉的深圳,溫暖的家,腦海裡還在浮現飛天、彩塑、壁畫……感謝公司和工會提供一年一次的旅遊機會,我作為此次領隊也特別欣慰團隊的小夥伴們自覺、自律的團隊意識,期待明年繼續遊覽我們偉大祖國的大好河山。

所屬類別: 多彩清溢

該資訊的關鍵字為: